56年前雅加达亚运谈正名公投

作者: / / 时间:2020-08-11 / / 浏览量: 413次

56年前雅加达亚运谈正名公投
再过十天,第十八届亚运要在印尼雅加达、巨港开幕了;最近在东亚体坛发生很多事,和我们中华民国、台湾有关,事实上回顾历史,我们在国际体坛处境并不是顺心如意,一路走来的跌跌撞撞,但是公道自在人心。

今天我们的亚运代表团已经在左营国训中心集训多时,蓄势待发,今年全团职队员达七百三十八人,光是选手就有五百八十八人,是亚运史上最庞大的一次,先遣的体育官员已经在八月一日出发,提前赴印尼处理参赛事宜。

但是,大家还记得吗?在五十六年前的今天,也就是一九六二年这个时候,我们中华亚运代表团在出发前十天,都还没有收到第四届雅加达亚运的签证。

那是亚运七十多年历史最丑陋的一次,中华民国体育协进会是亚洲运动会的发起人、亚运联盟的常任理事国,但是雅加达亚运组织委员会,居然将一叠空白纸身分证明寄给中华民国奥会,代表团长阎振兴眼看无法率团参加亚运,只能在台北开记者会抗议印尼违法乱纪。

那一届雅加达亚运的开幕典礼上,中华民国名牌的后面是一面黑色的旗子,已经在第二届、第三届亚运拿下十项全能、跳远金牌,体能在颠峰的杨传广未能在印尼华侨面前再展雄风。这一届亚运被苏联、中国大陆牵着鼻子走,国际举重总会、南韩田径队都杯葛这届亚运,国际奥会以印尼违反宪章,不准印尼参加一九六四年东京奥运;四年后的第五届亚运,中华民国又恢复参赛。

一九六二年的时空环境和现在不一样,当时的印尼一穷二白没钱办亚运,事事任由苏联颐指气使;当时由苏联出资盖的八万人体育场到现在还在使用,本届亚运开幕典礼主运动场,就是那一年的开幕典礼主场。当时中华民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、亚运联盟发起人,但是仍遭遇非常没有礼貌的待遇。

上个月我们在台中承办第一届「东亚青运」资格,也突然被东亚奥会投票表决后取消,这是我国继二○○九年承办高雄世运、台北听障奥运,二○一七年台北世大运后,另一次承办奥林匹克级运动会,国人无不充满期待;许多十八岁以下的台湾青年选手已经在左营国训中心展开集训,他们都希望在国内父老面前争金夺冠,扬眉吐气;被取消的消息传出全国譁然,青年运动员更是沮丧到无以复加。

平心而论,这一次台中市的东亚青运资格被取消,和五十六年前我们无法参加雅加达亚运一样,都是体育受到政治迫害,严重伤害到我国运动员权益; 只是这一次台中青运事件的肇事者,是我们一些不懂国际体育,又不作功课的「台湾正名工作者」,他们误用了体育运动会的功能,也忽视了国际奥委会的宪章,试图将二○二○东京奥运作筹码,发起「正名公投」连署,连署理由甚至胪列「以TAIWAN之名参加所有国际运动组织及东京奥运」,这种手法和五十六年前的印尼没有两样。

国际体坛有严正的规律章法,禁止以政治手段干预体育;在政治上有不同理念的人士,可以在其他场合宣扬自己主张,但是不应该在纯真和平的运动会场,否则都会遭致世人的鄙视。
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